“战略模糊”是指1979年美台断交后历届华府在协防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刻意拒绝表态说明台湾如面对大陆动武时,会否得到美国支援防卫。这构想的背后逻辑是“双重威慑”(double deterrence),即北京难以确定华府会否袖手旁观而不敢攻台,台北则忧虑美军拒绝支援而不敢单方面宣布独立(符合美国“一中政策”)。

随着北京的军事力量不断上升,美国战略决策圈对“战略模糊”渐有质疑,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主席哈斯(Richard Haass)在2020年《外交事务》合著文章建议改采“战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激发不少争论。《金融时报》同年曾报道,特朗普政府内部有过相关讨论,结论是更清晰强调对台承诺,但仍会避免任何可被诠释为攻台借口的动作。

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专家克洛宁(Matthew Kroenig)与一些美国学者认为,华府早已逐渐走近“战略清晰”,他接受半岛电视台访问时表示,拜登的说法是否失言并不重要,毕竟一旦战争发生,华府会否决定介入跟既有的正式政策不会有太大关系,但拜登的说法足以助外界厘清他对台湾的想法。

中国学者:模糊政策仍在 美为台海备战

美国总统拜登再次在防卫台湾的议题上作出偏离既有政策的言论,尽管官方随即重申对台政策不变,仍不免令外界揣测华府是否进一步扭转多年来的“战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政策。

来源:明报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则向中央社称,“极重大的政策变更只讲一次不算数”。他认为美国对台基本政策还是战略模糊,但美国以至其他区内国家的动作(例如美英澳的AUKUS同盟)针对台海万一爆发战争所做的备战举动愈见具体,目的就是威慑,若威慑不成则是备战。他说:“(美国)还没决定一旦台海战争去不去打仗,但准备总是要做的。也不是战略模糊‘就永远模糊’。”

拜登去年10月也曾惹起类似争议,他在答问节目被问及会否“承诺保护台湾”时答“会”,其后被主持追问一旦北京攻台,美国会否协防台湾,他再次答道:“会,我们有这样做的承诺。”说法惹来偏离“战略模糊”的争议后,白宫发言人澄清对台政策“没有改变”。但隔约7个月,拜登的发言再掀类似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