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昨天启动的“印太经济架构”果然未包含台湾。失望难免,但从更大的格局来看,美国若愿意认真重返印太经济发展,对台湾有利;关键在台湾能否把握机会。

各国出席会议给面子之余,把条件讲得如此明白,反映出美国“离去再重返”后,印太区域经济及科技力量朝向多极化发展的新现实。IPEF要成功并不轻松,需要更多的资源承诺及创意。从大国竞争压力的角度观察,若能迫使美国更加认真投入、更加严肃看待多极现实,对台湾而言绝非坏事。

展望未来,IPEF的优点也来自其组织的弹性,所谓“参与”可能跟CPTPP等严谨的入会程序有极大的不同。以台湾的国际处境,没有受邀出席开幕酒会早已是日常;未来几百场的大小会议,台湾能否实际参与,才是关键。若民众对升温的台美关系有信心,未来实质参与的作法能发挥创意及弹性,台湾与IPEF的距离并不远,但也有二个隐忧。第一,政府是否有因应变化万千的局势、以创意创造空间的能量?第二,政府是否有在政治现实环境中向产业及民众说清楚局势及意义,建立共识的能力?这些是美国和日本帮不上忙的问题,台湾要自己加油。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对于前二者,如何在创造互惠并因发展阶段不同而给予弹性之余,又能相容于美国原始设计追求的21世纪新经贸秩序,将是IPEF的第一个挑战。特别是不少亚细安国家及印度的经济政策,都很看重出口扩张效果,IPEF没有市场开放优惠,如何达成符合各国期待的“互惠”程度,恐怕需要不少创意。第二个挑战,来自美中对抗背景下,美国如何有效说服大家IPEF是互惠互利的区域政策,淡化抗中疑虑。由于这些挑战需要IPEF在结构及参与方式上弹性的极大化,或许是其称为“架构”而非“协定”的原因。

经济日报社论

IPEF本身困难重重起步已有挑战,加上各国期待极力淡化美中对抗的性质,看起来是台湾未受邀成为创始成员的主因。美国透过谈判代表戴琪、国安顾问沙利文做出无关台美经贸互动的保证,加上在其他如台海稳定、协助台湾等议题上,美国依然维持全力支持的立场,因此不必担忧台美关系生变。

这个性质,让IPEF未来面对不少挑战。昨天在东京举办的启动典礼,连美国在内,共有日本、韩国、澳洲、文莱、印度、印尼、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及越南等13个创始成员参加,声势确实浩大,也凸显出日本是共同主导者的地位。不过仔细观察,亚细安的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及文莱,是由部长代替国家领导人出席,已有降低层级保留弹性的感觉,同时各国领导人在致词时,用明示暗示的方法强调了三个IPEF的原则与精神,第一是互惠性(也就是不能只有美日观点);第二是弹性,不能因此反而对经济阶段不同的国家造成发展上的障碍;第三是包容性,不应沦为围堵特定国家的工具,也不应妨碍各国参与其他合作机制。

印太经济架构(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简称IPEF,包含了数位及传统贸易的公平及韧性、供应链韧性、基础建设及干净能源以及劳工标准与反贪腐等四大面向。IPEF是美国整体“印太战略”下的经贸布局,也是美国政治氛围不支持重返CPTPP的情况下所推出的替代方案,因而没有纳入各国所熟悉的关税减免、投资自由化等所谓市场开放项目。另一方面,固然美国印太战略及IPEF本身都无抗中字眼,然而其属于美中进行战略竞争的一部分,也是本区域各国甚至北京一致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