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上述方法都不管用,嫌犯不顾警告,警员和公众性命安全又受到威胁时,警员就必须果断掏枪向人体中间射击,增加命中率阻止嫌犯之余,也减少周遭无辜旁观者可能受伤的风险。

消息在社媒传开后引起关注与热议。有公众不禁要问,对付一名嫌犯,须要动用到四五名或更多的警员吗?开枪为何不射手或脚?警员是否有过度使用武力之嫌?

(早报讯)本地在三月发生至少五起持刀罪案,警方为了防止暴徒脱序行径危及公众安全,在执法行动中两次开枪,其中64岁通缉毒犯三月在明地迷亚因挥刀高喊拒绝听劝,胸口中弹毙命。

警方发言人表示,所有涉及使用开枪和泰瑟电击枪的案件,事后都会彻底进行审查,确保武力使用得当且符合训练要求。拥有持械资格的警员也须每年参加认证测试和培训。

在刚过去的星期四(5月19日),记者受邀到内政群英学院,亲身体验警员的训练过程,进一步了解警员开枪背后的“秘辛”。

擒拿战术训练中,学员得学习近身肉搏,在最快时间内把嫌犯制伏在地。警棍则让警员在一个手臂的距离外对付嫌犯,主要击打嫌犯的腿部。使用泰瑟电击枪时,学员须瞄准左腹或右腹位置扣动扳机,一个链接电源的探针会射击目标部位,同时另一个也会往下射击腿部,持续五秒电击感官和运动神经系统,让嫌犯短暂丧失行动能力。

四名记者尝试制伏一名“嫌犯”,但最后并没成功。(王彦燕摄)

前线警员训练学院局长杜佩莲警监受访时说,突发事件往往瞬息万变,警员除了得控制局势发展以避免更多伤亡,必要时也须采取果断行动镇压和逮捕嫌犯。

活动现场也同时演练各种罪案情景,当时两名记者使用泰瑟电击枪制伏包裹着黑防护套的“嫌犯”。(王彦燕摄)

训练现场演练各种罪案情景,如有民众持刀报复,抑或分手后意图自杀等,让参与者身临其境感受“第一现场”的紧张感,以及对应个别事件作出的执法判断。

杜佩莲说,警员得接受为期六个月的基本课程,包括理论和实践课,内容涵盖警察接触策略、基本战斗射击训练、事故管理、公共秩序等。警员行使职权时的不同武力等级,从轻到重依序为:使用擒拿战术、警棍、泰瑟电击枪(Taser)和手枪。开枪永远是警员的最后选项。

杜佩莲说:“警察有责任确保公众的安全,若遇到危险情况,必要时须采取果断行动和武力,制伏危害公众或值勤警员的嫌犯。新加坡警察部队将不断审核警员的训练、流程和配备,确保他们能高效、安全地执行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