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两项关税快到期,拜登政府似乎又为对抗通胀找到了新的药方。《纽约时报》引述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3月的一项研究显示,取消关税的“综合可行方案”(包括废除一系列关税和贸易项目,而不仅仅是适用于中国的那些)可能会使消费者价格指数一次性下降1.3个百分点,相当于每个美国家庭获得797美元。

在耶伦透露正向拜登政府主张取消关税的消息后,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束珏婷随即回应说,美国取消对华加征关税有利于美国,有利于中国,有利于世界。

新华社星期二(7月5日)报道,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进行视频通话。双方就宏观经济形势、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等议题,务实、坦诚地交换了意见,交流富有建设性。中国还表达了对美国取消对华加征关税和制裁、公平对待中国企业等问题的关切。

美国释出取消关税信号

耶伦在拜登表态一周后,在德国波恩举行的七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前举行的记者会上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时代对中国征收的关税目前“不太具有战略意义”,而且正损害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利益,她正向拜登政府主张取消对华部分关税。

拜登5月10日在白宫发表讲话时说,应对通货膨胀问题是美国政府的优先事项。(路透社)

分析师们说,(完全)取消关税对美国通胀的影响是杯水车薪,如果是部分取消可能对通胀的影响更小。

延伸阅读

刘鹤应约与耶伦通话 中国称交流富有建设性美媒:拜登可能很快取消部分对华关税

然而,美国连续发生的枪击案,以及最近颁布的堕胎禁令,都显示美国社会内部正在出现严重的撕裂,经济的不景气更加剧了这种现象,美国政治和社会生态也呈现两极化趋势,在这种形势下,美国总统连是否取消关税都会如此举棋不定,这背后反映的,可能是美国国内更大的政治问题。

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两组关税将分别于7月6日和8月23日到期。美国媒体此前也预计拜登将在到期前作出取消关税的决定。拜登6月22日曾透露,他计划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但时间尚未确定。

秦刚还说,如果美国还想继续,不知道是否做好了承受更多损失的准备,但中国不得不奉陪。

美国联邦储备局(FED)今年3月和5月分别升息0.25及0.5个百分点,但仍压不住通膨涨势,FED在6月下猛药,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到1.5%至1.75%之间,这也是该局1994年以来首次加息75个基点。然而此举也引发了金融及资产市场的巨大震荡。

今年4月底,中国驻美大使秦刚接受美国《福布斯》杂志驻沪分社长范鲁贤(Russell Flannery)的视频专访时就说,关税是不好的,伤害了中国,也伤害了美国。贸易战对谁都没有好处。美国政府是时候重新考虑并尽早取消所加征的关税。

就在这一通话进行的当儿,市场传出消息称,美国总统拜登可能在本周宣布下调对华关税的决定。

面对国内物价飞涨,市场震荡,拜登也使出了浑身解数:释出备用油,要求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他产油国(OPEC+)大幅增产,号召日本、韩国、印度等石油消费国释放石油储备,宣布取消委内瑞拉及伊朗的石油出口禁令,甚至还决定放下因《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卡舒吉谋杀案而与沙特王储不睦的前嫌,将在本月访问产油大国沙特。然而,这一系列操作都没有使美国CPI的涨势消减。

中国对美国取消关税的打算自然是乐见其成,也曾多次在各个场合表明加征关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引述Morning Consult今年5月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说,73%的调查对象表示支持美国政府对中国采取贸易救济措施,以保护美国产业和美国工人,而支持特朗普设置的对华关税人数也达到71%之高。

她说:“问题在于,要如何将这些不同的关切内容纳入同一个政策中?”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拜登首次表态考虑取消关税后说,贸易战、关税战没有赢家,美方单边加征关税,不利于中美,也不利于世界。

就在星期二,有消息称,一手推出对华加征关税的特朗普可能最早于本月宣布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这一消息,是否会动摇拜登取消关税的决心,也引人关注。

取消关税仍存变数?

直到今年4月,随着美国面临40年来最高的通货膨胀,美国主管国际经济事务的副国安顾问辛格建议,美国可降低对中国一些非战略性商品征收的关税,以帮助缓解美国国内的通胀问题。

拜登5月10日在白宫发表讲话时说,应对通货膨胀问题是美国政府的优先事项,他并明确说,正讨论取消对中国的贸易关税。

中国副总理刘鹤(左)时隔九个月再次与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右)举行视频通话。(互联网/法新社)

这是刘鹤继去年10月后,再次和耶伦通话,并表达对取消美方加征关税的关切。

彭博社引述麦格理集团中国经济分析主管说,关税对中国出口的负面影响有限,对美国通胀的影响也有限。他举反例说,2019年加征关税时,美国的物价也并没有因此飙升。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此前一直公开表态更倾向于保留加征关税。她最近一次表达与耶伦不同意见是在6月22日的国会听证会上。她说,美国每年对从中国进口的逾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是一个重要筹码,从谈判角度看有利无害,“作为贸易代表是永远不会放弃筹码的”。

然而,尽管拜登政府对取消关税的态度渐渐明朗,最终是否会取消还存在一定变数。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6月17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访问时透露,拜登已要求其团队考虑取消特朗普对中国征收的部分关税,以应对当前的高通胀。

巴克莱银行分析认为,如果完全取消关税,对美国通胀的最大直接影响是一次性减少0.3个百分点。

此外,对于用取消关税的方式来对抗通胀,一些经济学家和银行分析师也持保留意见。

《华尔街日报》星期二在报道中引述曾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长期处理中国事务的官员(克莱尔·里德)Claire Reade说:“从美国国内政治角度看,存在两种非常强烈的、彼此冲突的关注目标。一是有必要展现抗击通胀的决心,另一个是有必要展示以非常强硬的姿态对抗中国的立场。”

国际信评机构穆迪分析的最新报告显示,通胀让美国家庭每月平均开支多出460.42美元(646.08新元)。其中,百姓日常生活必需的粮食和燃油涨幅最大。

有消息称,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或最早于本月宣布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路透社)

另一个牵掣拜登取消关税的因素是11月举行的中期选举。拜登目前支持率堪忧,自去年8月以来,他的民意支持率一直在50%以下。对于选情告急的拜登来说,选民的偏好也是他作出决策的重要考量。

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自去年4月跳升到4.2%后连续攀升,到去年年底已上升到7%;今年2月底爆发的俄乌战争则令美国的通胀雪上加霜。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显示,未经季调的5月CPI已经涨到8.6%。这一数字不仅是1981年12月以来的新高,而且也是美国CPI连续第六个月突破7%。

美国的高通胀

中国的反应

据美媒此前报道,美国可能依据《贸易法》第301条款启动一项新的调查,重点针对中国对高科技项目的产业补贴,这可能会为拜登的两难局面提供一个解决方式。

穆迪分析的最新报告显示,通胀让美国家庭每月平均开支多出460.42美元。(路透社)
中国驻美大使秦刚今年4月29日接受美国《福布斯》杂志驻沪分社长范鲁贤(Russell Flannery)的视频专访时就说,贸易战对谁都没有好处。美国政府是时候重新考虑并尽早取消所加征的关税。(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网站)

自拜登政府去年1月上台后,中美经贸高官已举行多次通话,中国在通话中敦促美国取消加征关税,美国对此并未释出明显信号。

就在刘鹤星期二同耶伦通话后,赵立坚在同日下午的例行记者会上重申,取消全部对华加征关税,有利于中美两国,有利于整个世界。他还特别提到,当前高通胀形势下,早日取消,消费者和企业就能早受益。

拜登的两难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分析师梅根·霍根(Megan Hogan)和王毅林(Yilin Wang,译音)估计,取消对华进口关税,一开始可能会使CPI微降0.26个百分点。不过“随着美国企业降价与进口产品展开竞争”,最终或能将通胀率拉低1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