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公司迅速发表声明表示“失望”,并称:“作为与中国航空业有50年关系的美国最大出口商,地缘政治差异继续限制美国飞机出口,这令人失望。波音公司会继续敦促中美两国政府进行富有成效的对话,以帮助订单和交付能够迅速恢复,因为波音对华飞机销售历来帮助数以万计的美国人就业。”

2015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参观了波音公司组装厂,波音员工向习近平赠送了波音外套。习近平在波音公司演讲时说:“1985年,我担任厦门市的常务副市长,参与了厦航组建和初创阶段,初创阶段的厦航只有十几架飞机,30年过去了,厦门航空已经引进了世界上最先进的飞机。这是中国航空业的缩影,相信中国的航空业一定会与波音合作跨越时代,越飞越高,越飞越远。”这次访问前,中方大手笔订购了300架波音飞机。

毕竟,政客喊脱钩很容易,资本要脱钩却很痛苦。

蓟燕春秋

波音在声明中点出“地缘政治差异”导致该公司在中国市场受挫,不难看出波音非常不愿意因中美地缘政治博弈而失去中国这个庞大市场。

1979年初,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出访美国,波音公司总部所在地西雅图是最后一站,邓小平参观了波音公司总部以及波音747客机装配车间。1980年,首架波音飞机交付中国,波音公司也开始在中国设立办事处,从此之后成为中国航空客运与货运系统的主力军。

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后,压制中国成为美国政界共识,中美关系受到全方位冲击。加上2018年波音737Max机型发生两次坠毁事故,波音声誉明显下降,中国则成为737Max客机事件后第一个停飞该型飞机的国家。

中国南航、国航和东航7月1日公布购买欧洲空中客车客机订单,三大航空公司将一口气买下292架空客A320NEO客机,总价高达372亿美元(约520亿新元)。相比之下,空客的主要竞争者美国波音公司,已很久在中国市场上颗粒无收。

空客与波音这对竞争者在华业务的起伏,既有产品质量的原因,也有地缘政治的因素。尽管中方强调与空客的订单纯属商业行为,但作为世界上潜力最大的航空市场,中方大手笔购买欧洲空客客机,本身就传达出冷待美国波音的讯号。波音要重新找回中国这个大客户,不仅要在产品质量上取信于人,还要阻止中美经济脱钩的趋势。

空客则趁波音在华业务受挫之机,加大与中国的业务合作。2019年,空客与中国签署了《关于进一步发展工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双方承诺采取切实有效的新举措继续推进在空客单通道和宽体飞机领域的工业合作。2020年10月,位于中国天津的空客A320系列飞机总装线生产的第500架飞机交付客户。

波音的失望和担忧有充分的理由。曾几何时,中国一直是波音的“金主”,波音与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历任最高领导人都建立过良好关系,波音甚至被视为搭建中美关系的“空中桥梁”。

胡锦涛表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日益改善,将会给中美经贸合作,以及包括波音公司在内的美国企业同中国企业的合作带来更加广阔的前景。2011年1月,胡锦涛再次访美期间,中国签署了购买200架波音客机、价值190亿美元协议。

2006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美,西雅图是他出访的首站。胡锦涛参观了波音公司在西雅图北部的总装厂,出席波音公司员工欢迎大会并发表讲话。

1993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启程赴西雅图,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他参观了波音工厂的民用飞机装配车间。1997年10月江泽民访美期间,中国又订购了50架波音喷气飞机,价值30亿美元。

波音公司在华遇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美国持续对台军售。2020年10月,美国国务院批准一笔总值高达18亿1000万美元的对台军售案,其中就有波音防务制造的鱼叉岸防反舰导弹系统,波音防务因此进入了中国对美国军工企业制裁的名单。除鱼叉导弹外,台军中的AH-64阿帕奇攻击直升机、CH-47运输直升机等也都是波音产品。中美双方互相制裁对方的军工企业,波音在华业务很难不受牵连。

中国长期偏爱波音飞机,固然因为波音是全球两大客机生产商之一,产品质量和后续服务都有保障。同时,中国改革开放前40年,中美关系虽有波折,整体还算稳定,经贸合作更是双边关系的“压舱石”,在美国政界有强大游说能力的波音公司,自然长期受到中国高层的重视,中国航空公司也就成了波音公司的大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