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有移居英国的港人在社交平台吐槽被英国人歧视的经验,指自己在咖啡厅任职时,遭到白人女子诸多刁难。还有一次,她乘坐地铁时,座位旁边有两个空位,但一位外国男子抱着儿子,不礼貌地坚持要求她让座。

二是工作待遇问题。全球经济不景气,部分港人移民到了英国,并不一定能够找到原来职业的工种,被迫要调整心态做一些比较低阶的工作,如工厂工人、司机等体力劳动工种。

香港自从2019年爆发反修例风波后,在过去三年就掀起了多次移民潮,据报至今已有逾12万人离开香港。然而,这批港人移居海外后的心态如何?在当地又能否成功融入社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大规模的研究作深入探讨。

撇开“英国港侨协会”的政治立场背景不说,该份调查揭示近半移英港人有情绪问题,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在全球化背景下,跨国往来比以前大为便利,也推动更多人移居其他国家。可是移民并不意味着一帆风顺。不少人移居外国后,都会面临生活、工作等一系列融入当地的困境,并产生情绪问题。港人移民海外,也同样面临着差不多的各种难题。

不过,正如撰写该份报告的研究员所说,不少移民港人仍然无法摆脱过去伤痛记忆。一些港人移居海外后仍然不快乐,最大根源是他们的心态一直没有调整,即忘记香港并投入外国的新生活。

众所周知,由于英国政府因应香港政局放宽了港人的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简称BNO)居留权,近年来英国已成为港人移民的最大热门目的地。据“英国港侨协会”说明,他们是在今年3月至4月期间用问卷形式访问了658名在英港人。这些人的年龄以35至44岁为主,在英国时间以7至11个月最多,也就是2019年社会运动之后移居英国的香港人。

三是文化差异问题。在香港,许多港人每天的生活是上班下班,回到家就陪子女玩乐。但移民英国后,港人没有了外佣,需要自己处理很多琐碎事务。这种没有外佣的新生活并不太容易适应。

从一些新闻报道不难看到,部分海外港人仍然很关注香港发生的事情。有些人声言要在海外继续为香港抗争,包括打“国际线”,上街抗争、游说外国政府解救香港等等;甚至有人还说要把抗争理想传到土生土长的第二代云云。

调查发现,近半受访的移英港人有明显的抑郁症或焦虑症临床症状,当中18.9%受访者有明显抑郁症临床症状,而有明显焦虑症临床症状的受访者则有25.8%。主力撰写该份报告的一名英国剑桥大学研究员认为,调查显示不少港人即使已身在英国,仍然无法摆脱过去伤痛的记忆,在努力适应在英生活的同时,也尝试处理个人情绪。

前段日子,香港网络上就热议新加坡媒体拍摄的一部纪录片,片中有一个故事记录了一个香港家庭移民英国。夫妻二人在香港分别是巴士司机和教师,月入合共六至七万港元(1万至1万2000新元),两人拿着少量金钱带着两名子女移居英国。

其实,无论是移民英国、美国、加拿大、澳洲,每个移民港人背后都有对新生活的期盼。人生的痛苦往往在于执着。海外港人若还执着要“光复”心中所谓的香港,无疑是拿着一条绳困扰自己,最终只会勒得自己无法喘息。所谓“此心安处是吾乡”,既然选择了移居海外,就是时候放下执着,好好在外国重新生活,则恬静喜乐自然而生。

这对夫妇出发前对英国生活充满憧憬,可赴英后问题却随之而来,在语言适应、找住房、找工作等方面皆遇到难题。后来妻子终于找到饼厂工作,同事之中有不少高学历港人,包括高考状元、牙医、辞职区议员。言谈间,妻子对移英颇有悔意,与丈夫渐见分歧,坦言将来可能离婚。

一是歧视问题。港人在外国仍未站稳脚跟之际,与当地人的矛盾与摩擦往往难以避免。特别是近年全球民粹主义的抬头与疫情的蔓延,更加剧了英国社会的族群冲突,针对华人族群的误解和偏见也持续增长。

在此背景之下,由居英港人团体“英国港侨协会”进行的首份移英港人心理健康调查报告日前出炉后,也引起了不少人关注。

早前就有一位移民英国的香港网红拍片,指当地人一般不会公然歧视不同族裔人士,但他仍经历过深夜在酒吧街遇到白人男女向他发出狗吠声,以及有人咒骂他是“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