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亚洲构建“抗中联盟”?和去年相比,美国的方法又清晰了些,至少有几条主线会在来临的拜登亚洲行中展现。

最后登场的是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与美国总统国安助理沙利文的通话,杨洁篪警告美国若执意打“台湾牌”,将把局势引向危险境地,中国“说到做到”;并警告“拉帮结派、搞分裂对抗的企图”不可能得逞。

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的首次亚洲行今登场,白宫高层将此行形容为“转折点”。拜登人还未出发,中国与日美外交高层已激烈交手,言语间刀光剑影,气氛剑拔弩张。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本周三和日本外长林芳正视讯,用警告的语气指责日本即将主办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美日联手对抗中国把局势“搞得乌烟瘴气”。日本共同社没有原文引述王毅这番训斥,但突出了林芳正对中国航母在日本周边愈发活跃表达严重关切。

上周落幕的美国——亚细安特别峰会就缺乏惊喜。美国拿不出实质的贸易合作或投资计划,而印度尼西亚媒体——可能包括印尼总统佐科本人,都显得对佐科访美期间与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的会面更感兴趣。

延伸阅读

拜登亚洲行牵动台海局势 中国外交高层重申对台立场分析:上任后首次访问亚洲 拜登要加强与韩日合作推进印太战略

其次,是强化现有的同盟体系与军事联盟,以此参与和主导亚洲事务。QUAD成员中的日本和澳大利亚都是美国的条约盟国,加上印度这个南亚军事强国,安全与军事色彩浓厚,但QUAD的议题远不止军事,还包括疫情、东中国海、南中国海、缅甸、朝鲜无核化、气候变迁等等,成为美国主导印太地区安全的新多边机制。在中国的眼中,美国印太战略的真正目的是企图搞“印太版北约”。

不过,拜登要刺激中国不难,要说服亚洲国家相信并投入美国构想的印太经济与安全联盟,却并不容易。首先,韩日之间历史积怨叠加近年的贸易摩擦,已让这两个国家陷入双边关系的谷底。虽然尹锡悦政府已表示将修复与日本的关系,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两个对立的国家要成为美国联盟的可靠成员,还需要时间。

拜登此行选择以韩国为第一站,访韩的第一个行程又是参观首尔以南平泽市的三星电子半导体工厂,传达的信号就非常明显。无怪乎中国积极与新上任的韩国总统尹锡悦建立关系,对尹锡悦的亲美倾向与“脱钩”可能也十分警惕。

其一是打造价值联盟,形成民主对抗国际规则破坏者的阵线。虽然沙利文声称,美国发出的不是“负面信号”、不针对任何国家,但是当然是针对中国。

不过,中国的一些做法,也在自我降低中国市场与增长潜能对他国的吸引力,眼下最突出的就是严格的抗疫封控措施造成的生产停顿,供应链受干扰等附带伤害。若此趋势持续下去,结局可能不是美国成功拉拢拉帮结派将中国“断链”,而是中国的自我隔离导致“脱钩”。

北京摆开了阵势,因为事实很清楚,拜登此行真正的主题就是中国。所谓“转折点”,实质意义就是美国将再次腾出手来与中国抗衡。拜登政府去年初上台后把中国定义为头号竞争对手、美国的威胁,并按部就班地打造“抗中联盟”,若不是因为美军撤出阿富汗搞得灰头土脸,若没有俄罗斯对乌克兰开战,拜登的亚洲行早就进行了。

美国也没避讳让中国感到被针对的压力。沙利文本周对美国记者说,在成功将自由世界团结起来捍卫乌克兰、对抗俄罗斯入侵后,拜登将把握这个“转折点”,在印太地区表现大胆自信的美国领导力;对世界发出民主和自由世界团结起来的信号,“我们认为北京一定会听到这个信号”。

王毅此前一天与韩国新任外长朴振视讯时语气虽然友善得多,但也直白地表明中韩应“防范新冷战风险,反对阵营对抗”,中国“反对搞‘脱钩’‘断链’”,主张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

再者,拜登将在日本宣布正式成立和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韩国消息称,韩国已确定作为创始成员国加入,一些亚细安国家也可能会参与协商。与此有些相关的,是拜登正寻求重组全球供应链,以减少在关键产品上对中国的依赖、与中国“脱钩”。韩国作为全球半导体研发与生产的佼佼者,是美国打造经济安全网时必须争取的对象。

此外,美国国内经济正走向衰退、通胀高企、治安问题频发,拜登的民意支持度刚降到39%的新低,下半年还要面对11月的中期选举。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能投入多少资源同时处理欧洲与亚洲事务,始终是人们心中的疑问。事实也是:和远处的美国相比,中国就地处亚洲,与本区域国家经贸关系紧密,亚洲国家总体上对孤立和遏制中国不感兴趣,谁都不希望家门口成为中美新冷战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