蓟燕春秋

我答不上来,只能苦笑摇头。

同时,房山区严格执行居家办公,公交、地铁、网约车全部停运;全区所有卡口、路口、村口进一步严格进出管理,确保不漏一人、不漏一车。

上周六,北京海淀区一家大型综合购物商场顾客稀少。一名负责监督扫码的保安对我说,商场一天才进来几百人,还不到平时的一成。

“现在就是熬吧,希望能熬到堂食解封”,这名厨师满脸无奈。他随即反问我说:“你说什么时候能解封?”

官方严控疫情是为了保护人民身体健康,这没有错。过去两年多来,中国防控疫情取得很大成效,这也是事实。问题是,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速度更快、隐匿传播性更强,防控难度极大。以前封城、封区措施能很快遏制病毒蔓延,但在奥密克戎面前,效果越来越不明显。

除了经济和民生,疫情对中国参与国际活动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继宣布推迟原定今年举行的杭州亚运会、成都大运会之后,中国前天又宣布放弃举办明年6月的亚洲杯足球赛。显然,在今年2月成功举办北京冬奥会后,中国今后一个时期将不会举办大型国际活动。

5月14日北京官方通报,北京新增一起韵达快递长阳分部相关聚集性疫情,累计报告感染者16例。长阳所在的房山区13日连夜发布公告,对20余万件货物来源进行追溯倒查,并将1个村、4个社区划为封控区;24个村、68个社区划为管控区。封控区实行不出不进、足不出户,“上午核酸、下午抗原”的筛查模式;管控区全面开展敲门行动,确保核酸检测一人不漏、一天不落。

饱受封城之苦的上海昨天终于有了一个好消息,该市副市长陈通宣布,上海将从16日起,按照“有序放开、有限流动、有效管控、分类管理”原则,分阶段推进复商复市。

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前天在2022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表示,疫情导致很多消费下降,不仅是因为网购阻滞,还因为很多百姓收入下降;收入下降之后消费下降,这种消费下降有历史的惯性。“我们做了个数据研究发现,今天消费下降1%,未来七八年都会下降,会有心理的阴影。”

4月下旬以来,北京疫情防控不断加码,但每天都有几十个新增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上海此前的精准防控措施更是一败涂地,封城已超过一个半月,每天仍有上百确诊病例和上千无症状感染者。这种新情况不仅侵蚀了封城封区的效果,也严重挫伤民众对疫情防控的信心。

官方顶着巨大经济社会压力坚持严防严控,固然展现了勇气和魄力,但严防严控代价巨大,总有难以为继的一天。如何摆脱疫情困局,让经济社会早日重返正常轨道,显然是中国目前以及今后一个时期的最大挑战。

早点

一起疫情立即导致全区经济社会活动瘫痪,可谓号令一出,雷厉风行,再次展示了官方强大的社会管控能力。至于如此严控将让多少人付出多大代价,那是顾不上了。君不见,作为经济中心的大上海也说封就封,北京经济龙头朝阳区至今仍处于半封状态。

但很多人担心的是,以奥密克戎的传播特性,上海的复商复市会不会随时被打断?上海会不会陷入封城与解封之间的拉锯战?这种拉锯战又会不会蔓延到全国更多地方?

按照北京市官方说法,当前北京疫情正处于胶着状态,零星散发病例与聚集性疫情交织,病毒传播链条仍未完全阻断。官方的对策是:疫情防控再提速、再加快,全面压实“四方责任”,以更坚决、更果断措施,坚决阻断疫情传播和病例外溢,全力打好疫情歼灭战。

与此同时,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的损失已开始显现,出口和消费都现疲态。中国出口总额去年增长近30%,今年1月、2月份约是16%的增长,3月份增长15%,4月份只有3.9%。其中,汽车、船舶、机械设备、手机出口增速回落幅度超过了20个百分点。

中国放弃举办亚洲杯让很多人心里“咯噔”一下,因为此举不仅意味着中国广大球迷无法在主场看球,更让人联想到明年6月中国仍可能无法摆脱疫情影响。用网民的话说,这种感觉“叫人抓狂”。

由于五一后北京市禁止堂食,商场五楼的餐饮区一片萧索,只偶然看见少数厨师和服务员在本家餐厅大堂中闲坐。一名厨师介绍,现在餐馆只能做外卖,一天也卖不出几份。来上班的厨师和服务员还能拿保底薪水,其他同事只在家待着,没有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