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不强制在户外戴口罩,发现不少路人的口罩也松绑了,大家心照不宣,知晓在这酷热难耐的天气下,时而需要脱下口罩喘口气,深呼吸,这个最基本的自由得来不易啊。而我,踏出家门前已经惯性的戴好口罩,反正走几步便要搭电梯,还是戴着为妙。至于做家访,必定戴上口罩,自我保护以外,也给对方安全感,并保持专业形象。

我最近所负责的一项问卷调查就问道,我们是否会回到疫情前的生活,大部分的受访者皆不表乐观。这次大幅度的放宽确实让人既惊讶又惊喜,但大家很清楚在病毒还未完全消灭前,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至少要把口罩戴好。

防疫措施大幅度松绑,除了堂食人数不受限制,在户外行走也能选择不戴口罩,这应该是病毒肆虐以来,最贴近疫情前的日常了。

口罩教会我们的事是用一场疫情所换来的,代价何其大,极为深远。我们领会到戴口罩是抗疫的第一防线,更要为己为人健康着想。倘若下一波疫情再次不请自来时,不会兵荒马乱,而是处事不惊,严阵以待。

记起第一次戴口罩是好几年前去台东找年轻朋友,那是多年前的一趟花莲之旅所认识的小男孩,相隔整十年后难得重聚。朋友从火车站接我后,第一件事就是骑上电单车到便利店买口罩。

我常觉得这场疫情如同岁月的神偷,把我们很宝贵的几年时光给牵走,一去不返,无法偿还。对小朋友而言,小小年纪就要戴着口罩,削弱了辨识真面孔、察言观色的学习本能,所幸我们的个人卫生意识却因此提升了。

说起口罩,真是爱恨交织。才不过两年多的时间,我们已从不习惯戴变成不戴则患得患失的戒备心态。戴口罩之所以不存在于我们的DNA内,多半和岛国的气候有关。每天在摄氏35度的艳阳下奔波,出外不到数十分钟,口罩已经湿透了。唉,又奈何。诚如张雨生所唱:你是不是像我在太阳下低头/流着汗水默默幸苦的工作。歌曲唱进心坎里,不禁透过口罩叹声气。

当下觉得好奇,后来在高速公路奔驰那一刻,才体会到戴口罩之必需,防迎面而来的强风和灰尘也。电单车如铁马快速飞奔,转弯时身子几乎触地更是惊险,坐在后座的我屏住呼吸紧挨着朋友。幸好戴着口罩,整个胆快要从口中跳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