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另一派则觉得,新加坡这样做是新加坡国家的权力,印尼不能干预。就算是印尼政府,也有权力阻止外国人入境。印尼驻新加坡大使苏利亚波拉多摩在第一时间向印尼国内听众解释,新加坡是个主权国家,要拒绝谁入境是其权力。根据新加坡移民局的解释,索马德不符合入境条件,所以不能入境。大使指出,索马德并不是“被驱逐出境”(dideportasi),因为他根本尚未入境。所以法律上的条文是“被拒入境”(dilarang masuk)。至于被拒的原因,新加坡移民局有权不回答。

印尼伊斯兰传教士委员会副主席安华·阿巴士说,索马德是“印尼具有百万人跟随的回教领袖(tokoh)”,对他如此无礼,会影响印新的关系。印尼回教极端派律师和活跃份子艾吉·苏扎纳说:新加坡竟敢“侮辱我们的回教传教士,这也是对回教以及对我们的侮辱”。反佐科亲极端派的大印尼运动党领袖,也是国会议员的法德利·尊也指“索马德是我们印尼尊贵的公民,新加坡如此对待他很不应该。这是对我们的侮辱”。

印尼极端的传教士,许多都已锒铛入狱,但也有一些还在四处活动,索马德便是其中之一。印尼政府可能还没有把握足够证据将他逮捕。身为回教极端派传教士,他当然会引起各国关注。其实,索马德被拒入境已不是第一次。根据印尼CNN的报道,从2017年起到2020年,索马德被拒入境至少五次:2017年香港不准他入境,2018年他没能入境东帝汶,在2019年他没能通过瑞士进入荷兰,2020年英国也拒绝他入境。

几度被多国拒绝入境

根据印尼文维基百科资料,他后来赴摩洛哥以及苏丹的回教大学考获硕士和博士学位,但是英文版的维基完全没有提到他的学历。他现在廖岛某回教大学当讲师(一说当教授),是目前印尼最有争议性的回教传教士之一。托YouTube的福,他的演讲传播到印尼各地,引起很大的反响。他谈吐幽默,很会讲故事,但是观点很极端,提倡隔离主义,敌视和藐视其他宗教。他认为,回教徒要与其他宗教教徒隔离,不许互相祝贺;他还说十字架后有恶魔,会害人,回教徒在有十字架的医院逝世会马上入地狱。他还说,到星巴克喝咖啡的回教徒也会马上进入地狱,因为咖啡座的管理层亲同性恋社群(LGBT)。有人批评他虚伪,因为YouTube管理层也亲LGBT,但是索马德还继续用它。

想将事情闹大 捞取政治利益

(作者是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 资深访问研究员 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

印尼全国反恐组织(BNPT)主任阿赫马德·努瓦希德准将认为,新加坡拒绝让索马德进入事件,给印尼一个重要启示,如果要有效阻止恐怖主义和暴力,就必须从源头开始,禁止恐怖主义的观点、思想意识和极端思想在印尼传播。阿赫马德还说,索马德被拒入境的事件,不会影响印尼和新加坡的友好关系。

艾格还说,袒护索马德的人说索马德是印尼回教的“代表”,指控新加坡反回教,这是荒谬的。“新加坡总统是戴头巾的女回教徒,无数印尼回教徒自由往返新加坡,只有宣扬隔离主义诋毁其他宗教的索马德被拒入境。这意味着,有问题的是索马德本人。”在另一个视频中,艾格评论国会议员法德利·尊的谈话,指后者不是不懂国际关系,而是为了获得索马德支持者的选票,所以出面“捍卫索马德”。

其实,在印尼,索马德也曾经被许多群体抵制,他们不让索马德演讲,因为他会制造分裂和混乱。最近,马都拉的回教传教士就反对他到马都拉演讲。

根据网上资料以及许多印尼温和派回教领袖的证词,索马德曾经是被禁封的“解放党”(HTI)和“伊斯兰捍卫者阵线”(FBI)的成员。他不只是回教传教士,也是个政治活跃分子。在2019年的总统选举中,他倒向普拉博沃的阵营,普拉博沃也以此为荣。如今普拉博沃已经加入印尼内阁,背叛了极端派。

另一位网红丹尼·席勒卡语带双关地指索马德应该感谢新加坡政府,他如果获准入境,在新加坡制造混乱,那可能会在新加坡牢里度过很长的时间。

社媒看法两极化

之后,他在许多电视节目指控,新加坡政府对他不友善,就是对印尼不友善,俨然将自己当成印尼的代表人物。他还在一个自制的视频中用简单的英语说,他要新加坡驻印尼大使解释他为何被“驱逐出境”?“你必须向我们的社群(our community)回答为什么你的政府这样做?这是对印尼不友善的举动”。

索马德被拒入境新加坡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印尼社交媒体的评论两极化。一派谴责新加坡的做法,另一派则大为赞赏。回教激进派以及反佐科的政客都站在索马德这边,他们不谈国际条例,也不问青红皂白,只认为新加坡政府拒绝索马德入境就是不对,就是新加坡政府反回教,对印尼不友善。

索马德1977年在苏北的阿沙汗地区出生,他的姓氏巴杜巴拉(Batubara)显示,他是峇达族。但是他很少用这个姓氏,所以许多人都将他当成马来族,他也与马来族认同。他在棉兰的回教学院毕业后,于1998年前往埃及有名的阿扎尔大学读书,2002年毕业后回国,在回教学院当阿拉伯文讲师。

可是索马德并不罢休。支持他的人在雅加达的新加坡大使馆和在棉兰的新加坡领事馆示威游行,抗议新加坡政府拒绝允许他们的领袖入境。索马德也借题发挥,说他不会停止尝试进入新加坡。他说,新加坡原属于廖内群岛,是廖内王国的一部分,将来一定会回到廖内的怀里。很显然索马德想将事情闹大,以捞取政治利益。

新加坡内政部于5月17日发表声明,解释索马德和他的“团队”被拒入境新加坡的原因。其中有两点最为重要。第一:索马德宣扬极端主义和隔离主义的宗教教义,在多元的新加坡社会不能被接受。例如,在巴以冲突中,他宣扬自杀式炸弹袭击是合理的,是属于殉教行动。他也诋毁其他宗教的信徒,例如他形容基督教的十字架背后有恶魔。他又公开称非回教徒为“异教徒”。第二:访客入境新加坡既不是理所当然,也不是一种权利。每个案例都须要个别评估。虽然索马德试图入境新加坡的表面理由是社交访问,但是新加坡政府严肃看待鼓吹暴力或者拥护极端主义和隔离主义的人士。因此,索马德和他的团队被拒入境新加坡。其实,近年来新加坡曾拒绝多名宗教传教士入境,包括回教传教士伊斯迈·孟和哈斯林·巴哈林(2017年)以及美国基督教牧师鲁·恩格尔(2019年)。

印度尼西亚回教传教士阿卜杜勒·索马德(Abdul Somad Batubara)5月16日带着妻儿以及友人共六人,从峇淡岛搭乘渡轮到丹那美拉渡轮码头,要进入新加坡“旅游”,在海关被拒入境。事后索马德在社媒刊登他在丹那美拉海关的一个小房间被扣留1小时的照片,并指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没有说明理由,就将他驱逐出境(deportasi)。他要知道被驱逐出境的原因。

反对极端主义的印尼社媒人士,也在许多视频评论索马德事件。他们认为,索马德的言论和举止的确能影响其他国家的安全。Cokro TV的网红艾格·昆达地,制作了两个视频,评论索马德入境新加坡被拒。他说,新加坡政府其实没有必要对此事件作出解释,不过由于这件事已经被炒作,所以给予回复。索马德宣扬隔离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宗教教义,不能被新加坡所接受。其实,在印尼,索马德也曾经被许多群体抵制,他们不让索马德演讲,因为他会制造分裂和混乱。最近,马都拉的回教传教士就反对他到马都拉演讲。

索马德何许人

索马德经常谴责温和派回教徒到基督教堂与基督徒对话,说这是违反回教教义的。但当雅加达首长阿尼斯访问天主教堂时,他却鸦雀无声。在2024年的总统选举中,相信他会支持阿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