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0月公布的《新加坡人基本生活所需:家庭预算报告》显示,双亲家庭如果有两个孩子分别上小学和中学及以上,每个月需要6426元以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其中,购屋、医疗和育儿占了双亲家庭开销的30%,负担十分沉重。

记得不久前,红山一带的一项预购组屋活动中,四房式不含津贴的售价虽然高达71万元,但70个单位收到3474份申请,平均约50人竞逐一个单位,创下历史新高。此外,转售组屋价格上涨、预购组屋工程延误、年轻人平均收入快速增加等因素,也是推动房地产价格不断上涨的推动力。

房贷是国人家庭债务中比率最大的项目,约占了75%。奇怪的是,这两年来的冠病大流行并没有影响购房需求;反而因工人短缺与建筑材料价格上涨,促使人们担心房价继续上升而刺激了买气。

本地非有地私宅转售价已经连涨14个月。根据星展集团的一份报告,本地私宅价格可能已经超越一般买家的负担能力。现在一个900至1000平方英尺的私人公寓,尺价格已达1800元。这已经超越一般家庭的负担能力。有些专家认为,承担此极限的房贷,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屋主的财务状况就会吃紧。

冠病疫情重创了世界经济。没有一个国家会永远持续繁荣,新加坡也不会例外。所谓“千金难买早知道”,金管局宝贵的理财忠告,确实值得那些财力不太雄厚的购屋者深思。

金管局建议,负债率较高的家庭应尽可能为建立财务缓冲做好规划,以便在宏观经济条件突然恶化的时候减缓压力。

这是一句忠言,希望一些认为房地产价格百年不跌的年轻人不会觉得逆耳。房子是买来住的,买房要量力而为。那些贷款购屋投资的人,应该深切了解周遭环境的变化与不确定性。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日前发表的《金融稳定评估》报告指出,新加坡家庭债务中,房贷是推高家庭债务的主要因素。今年第三季,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70%。以绝对值计算,家庭债务过去一年增加了6.8%。